栏目导航
今日要闻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金山区金山卫镇西静路
    1429弄74号1101室

 联系人:徐心好

 手机:13002166005

 电话:021-57311251

 传真:021-57311251

 E-mail:hefengxx@163.com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旷远文化 > 新闻动态 >今日要闻 > 老骥伏枥(冯正兴)
老骥伏枥(冯正兴)
旷远文化   2012-06-26 16:14:07 作者:冯正兴 来源:本站原创 文字大小:[][][]

老骥伏枥  壮心不已

                                                 ——拜访画家汪观清先生

著名画家汪观清先生,今年已经78岁高龄,现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书画院画师、上海市民盟书画院院长、上海百花画院名誉院长、安徽黄山书画院名誉院长、安徽新安画派研究会顾问。

和汪先生的认识,缘于三十多年前。由于“文化大革命”的迫害,汪观清先生受难来到金山枫泾下乡劳动,直到粉碎“四人帮”后,才得以返回上海工作。后来,他经常和上海其他著名画家如:韩和平、郑家声以及已故的程十发先生等一起来金山参加活动,和金山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一次朋友家的聚会中,我有幸认识了汪观清先生。此后的日子里,我和汪老师虽然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交往也比较少,可他却一直是我敬佩的画家之一。

2008103,我和从广州来的朋友老黄一起去老师现在的住所——青浦徐泾镇拜访了他。见面后,老师十分高兴,热情地把我们带到他楼上的画室。我们一边欣赏着他的画,一边还在他那张特别大的画桌前聊起了当今社会的画事,他说:“市场经济推动了书画艺术的发展,但商品化往往也容易产生粗制滥造或媚俗的作品,对艺术家起腐蚀作用。”对当今社会上那种盲目追求时尚、新潮的现象,老师有着他独到的见解,当谈到有些二十、三十几岁的青年人的作品竟能卖到100200万元的价位时,他深有感慨,说:“程十发先生在世时,他的一幅画也就是十几万元而已。很少有四、五十万元的价。这种现象我们怎么去理解呢?”他随手拿出几本新印制的画集,“你们看,这也叫画?我看不懂。他们不是在画画,而是在做画,玩画。”

老师主张,画,就是用笔一笔一笔画出来的,除工艺画之外,一定要在“笔墨”中见精神,尤其是中国画,贵在与时俱进。我们师法古人、谨严法度,但又不泥古复古,而是深入堂奥;我们汲取西方画之长,而非猎奇,自失本相。这方面,我们应该向徐悲鸿大师学习。他老人家对我们说:“少数几个外国人拿出一点钱,到这里收一张、那里买一张,用不多的钱,就让我们放弃传统,按他们的审美观画他们认为好的东西。100万元足以让一些人忘了祖宗、忘了自己是中国人,陷进去不能自拔,还自以为是引导新潮流,却害了一批人。有些人甚至恶意贬低中国画,他们往往急功近利,浮躁,想一夜成名,短时暴富。殊不知,哪有艺术家是一蹴而就的。”

他还说:“我们这些快跨入老年或已是老年人的绘画爱好者都应向朱屺瞻大师学习。他老人家大器晚成,八十岁之前几乎没有参加过画展。“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才重操画笔,临摹了60多张6尺以上各家各派的名画后再画自己的画。所以我们学画也不要急,慢慢来,先打好基础,功到自然成。”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真的受益匪浅。

老师接了一个电话后,从橱柜里拿出一大盒保存完好的画,大部分是六、七十年代画的,有的还是在枫泾农村时劳动之余画的,当地的农民兄弟没有丢弃,后来又回送给他做纪念的。他让我们看这些作品。意在让我们理解如何在画中用色、用墨、用线条来表现人物的神态。他说:“我画人物,至少有两万张以上。现在我画人,可以不要模特也能在创作中灵活应用。”他不但让我们仔细看原作,还同意让我们用照相机将其拍下来,拿回去多琢磨琢磨。我想,这辈子我多看看,下辈子要是还投个人胎,就还要从事绘画事业。老黄说:“老天要是能让我活到九十岁,我一定要画出几幅让老师满意的作品。”

以前,我只知道,老师画牛最有名,被誉为当今中国“画牛大家”。其实,他不仅善于画牛,也画人物,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已是一位杰出的人物画画家。他画过众多的领袖人物、战斗英雄和各行各业的人物形象,造型极其准确,刻画很细腻,人物神态逼真,栩栩如生。一部长篇《红日》,震动了画坛,其影响经久不衰。

他画山水也是出神入化,作品气势磅礴,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一转身,他向我们介绍起那幅已经创作了三年多的《新安江长卷》,长卷达60多米,上有两千多个人物,那一年四季不同的场景展现了新安山独特的徽州风情。兴许,正是这种“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精神和那魂牵梦萦的故乡之情,促使他埋首创作如此大作。为了这幅长卷,他跑遍了古徽州六县,进村串户,访贤问友,十余次回故乡实地考察、寻访,反复向老乡征求意见,并一次又一次修改样稿。在他画室的墙上,正挂着两张该画卷的局部创作稿,高有两米多,让我大为震撼。这两张画稿中间部分的主场景已画得差不多了,上部的山、下部的水只勾画了几根线条。在我看来,这简直比《清明上河图》还要壮观。我相信,这幅长卷不久将会大功告成,与世人见面。

不知不觉时间已过十一点半了,我们赶紧告辞。可刚走到楼下,白发苍苍的师母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老师和师母还邀请我的司机一起在他家用餐,他们的热情款待更使我们感动不已。

 

 

                                                                                                                冯正兴

                                                                                                              2008年10月 

 
 
民间工艺品 徐心好作品 徐正言作品 小说 收藏
旷远文化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47154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