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冯正兴作品
来稿照登
博爱洒人间
藏品奇观
迎国庆 颂世博
人物专访
我的干部舅舅走了
礼忠师入住地藏寺
贺学兄吴彤章绘画艺术展开幕
泥土有知 岁月留痕
世相百味
金山卫镇北门社区文化氛围分外浓
金山农民画历史——阮章云
是金子,在哪里都闪光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金山区金山卫镇西静路
    1429弄74号1101室

 联系人:徐心好

 手机:13002166005

 电话:021-57311251

 传真:021-57311251

 E-mail:hefengxx@163.com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旷远文化 > 文章 >冯正兴作品>农村风俗见闻 > 农村风俗见闻(冯正兴)
农村风俗见闻(冯正兴)
旷远文化   2012-06-26 15:57:57 作者:冯正兴 来源:本站原创 文字大小:[][][]

农村风俗见闻

      建国六十年来,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外来文化对本土文化的影响,农村也变得既熟悉又陌生。然而,一些传统的礼仪习俗,或者说是乡土文化吧,在农村还是很有立足地的。就拿丧葬方面来说,如今在沪郊农村,普遍又恢复了上世纪中叶一度销声匿迹的传统办理丧事的习俗。村上有人故世,着白戴孝之风盛行,道士念经做道场也屡见不鲜。普通农家一般以道教的礼仪方式办理丧事,但也有少数人家是按照基督教的要求办的。道教和佛教的丧葬礼仪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所念的经有所不同。

      我前些日子下乡,也耳闻目睹知道了许多丧礼习俗。农家办理丧事,现场除了传出连绵不断的象唱歌一样的哭丧曲调以外,在死者的冰柜上还整齐地摆放着十几只“荷花锭”,那是一种用锡箔折成的丧葬品,折法比较复杂,折纸功夫还真不是一般妇女都具有的。它形似一朵盛开的莲花,在入殓时放在死者的身边。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六角锭”也很有意思。这种锭一个丧事只需六十六只,不像普通的元宝、四角锭那样多多益善,而且一般是在出丧的前一晚,由死者的家人边哭唱词边焚烧。要是家人不会哭,也可以出钱让人代哭,代哭者哭腔凄楚哀婉,与家人相比毫不逊色。六角锭的唱词大致如下:

                                           亲娘呀:(此称谓以死者身份而定)

                                               两张锡箔薄飘飘,

                                               双手弯弯折元宝,

                                               折了六十六只六角锭。

                                               不用戥盘不用称,

                                               只只元宝值千金,

                                               给我亲娘一路做好人。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这样,每哭一遍唱词焚烧一只六角锭,总共重复六十六遍。唱词虽然土白,却也表达了朴素的哀思之情,而“南无阿弥陀佛”三句,更是与佛结了缘。身临其境,别有一番意味。

      当今的农村,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丧礼越办越体面隆重,这倒也情有可原,毕竟人生一世不容易。可有一个风行的时尚却令人吃惊,这就是询问师娘,俗称“问鬼戏”。人们常说:“走投无路问师娘。”师娘者,农村之妇女。这些人往往没有文化,早年曾得过大病。据说,她们都能通神,能知道人死后的遭遇,是否受难或者得到幸福。接受询问时,死者会附在她的身上,向家人诉说怨屈、是否缺钱花或在阴间从事什么工作等等,信者都觉得她说得很准,她的话不仅农村妇女相信,甚至一些大小老板们也十分相信。

      农村中一些久病不愈、病入膏肓之人或亡者家属几乎都坐轿车或面包车前去咨询。我等一行9人于2009年10月11日下午2时也在大姐的带领下去了金星村的一个师娘家。汽车沿着弯弯曲曲的机耕道向现场开去,那是一个在鱼塘边上的小平房,进路很窄,边上停了好几辆小汽车,我们只好步行进去。来到屋前,只见不大的泥地上,也停着十几辆轿车和面包车。屋里屋外人头攒动,问师娘先要拿号码牌排队,我们拿到的是17号。按接待一个客户需半个小时计,轮到我们也要到晚上了。打听来自松江,金卫等地的人,问师娘每户收费是八十元,香烛费除外。我走近小屋一看,里边面东靠边处有几个神像,屋里香烟缭绕,一个五十岁上下有点微胖的妇女坐在靠南墙的椅子上,正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挥动着手,面前围着七八个人,想必她就是师娘了。她不时地用眼睛瞟一瞟提问者,看起来她太疲倦了。有人说:“别小瞧了她,一天挣一、两千元钱是没问题。”“可她老打哈欠干嘛?”“打哈欠就对了,说明神灵附体了,接着她就能以死者的口气对其家人说话了。”

      四“七”那天,我姐和三个嫂嫂和姨妈又去问师娘,据说,我妈也坐车去了,还说了不少话,大意是:自己到阴间后没有受苦,和已故的丈夫及列祖列宗也都见了面。还说她那里人多,要一幢三楼三底的大房子,小了不够住。除此之外还要了她自己原来用惯了的床和箱子及一些零星小件。让她不高兴是那天儿子和孙子一个都没去。话出自师娘之口,但声音和对答的内容却令人不得不信。

      其实,有关师娘之事我也早有耳闻,很多人都说得神乎其神。一次,有个妇人丢了一个金耳环,怎么找也找不到,就去问师娘,师娘说是“灶公公”给你收着,放在灶脚旁。妇人回家一看,神了!耳环果真在那儿。

      还有一次,我阿姨身体不适,可不知得了什么病,便驱车去问师娘,师娘说:“因为你家里有一条小白龙在作怪,你回去赶紧把小白龙放到东林寺去,要不病好不了。”

      阿姨听了,急忙回家翻箱倒柜地寻找小白龙。可是,连个纸片上的小白龙的影子都找不到。晚上,她女儿下班回去,发现家里怎么乱七八糟的。其母跟她说一定得找到小白龙,否则,咱娘儿俩的病痛病痒好不了。女儿想起三年前自己出去旅游时曾买回过一个小白龙饰品,搬家时把它放在床底下了,便赶紧找了出来。打开纸包一看,果然,一条小白龙活灵活现的盘踞在里边,全家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第二天,老夫妻俩把小白龙放在自行车后坐上正送往东林寺时,不小心把小白龙摔碎了,老公一气之下把小白龙扔进了垃圾筒里。老婆心里忐忑不安,我安慰她说:“小白龙有灵性,只怕它做了坏事,自惭形秽,见不得真佛,自生自灭了,不碍事。我们一起到东林寺去烧柱香,求观世音菩萨保佑你身体健康吧!”

      师娘,一般都自称是菩萨身,都和寺庙里的人相通,据说给寺庙的善款也不少。在农村,象这么相信师娘的现象,也真让我感到陌生和意外。

 

 

                                                                                           冯正兴

                                                                                       2009年10月28日

 
 
民间工艺品 徐心好作品 徐正言作品 小说 收藏
旷远文化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47154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