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冯正兴作品
来稿照登
博爱洒人间
藏品奇观
迎国庆 颂世博
人物专访
我的干部舅舅走了
礼忠师入住地藏寺
贺学兄吴彤章绘画艺术展开幕
泥土有知 岁月留痕
世相百味
金山卫镇北门社区文化氛围分外浓
金山农民画历史——阮章云
是金子,在哪里都闪光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金山区金山卫镇西静路
    1429弄74号1101室

 联系人:徐心好

 手机:13002166005

 电话:021-57311251

 传真:021-57311251

 E-mail:hefengxx@163.com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旷远文化 > 文章 >冯正兴作品>“神龙”再现说开去 > “神龙”再现说开去(冯正兴)
“神龙”再现说开去(冯正兴)
旷远文化   2012-06-26 15:57:32 作者:冯正兴 来源:本站原创 文字大小:[][][]

        金山殡仪馆上空出现的龙首云团,太阳为神龙点睛,蓝天白云,后面光芒万丈,十分壮观。在太阳的右上方,达缘和尚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乘龙上西方。

        当太阳和上方的人影垂直时,能看到达缘师父面向西方,正舞动着洁白的长袖。神龙的上腭有黑色细长一端分叉象蛇舌一样的细舌在闪动。龙首背景金光闪射,修行者能听到天乐鸣空。

        当龙首、人影消失时,天是混沌的,似山似海的云层中,在画面的中间出现了一条曲颈昂首的龙,是比较虚弱的。

        当龙首人影消失时,天上突然显现出一座金山,酷似位于上海金山区海堤外东海中的金山岛。佛似乎是在告诉人们,达缘师父是土生土长的金山人,达缘和尚是在人道上示现成佛的。 

        达缘和尚法体火化后,从高温电炉里出来的骨灰中出现了五彩舍利子,量多不计其数。后被分成十份,分别送往普陀山、灵峰寺、福建晋江等十方寺院,修建舍利塔,供十方佛弟子叩拜。图为净土宗第九祖蕅一大师的道场——北天目灵峰寺现任方丈慈满师在他得到的那份舍利灵骨中细心地寻觅,挑出大大小小的舍利子。据说舍利子只有那些具有戒、定、慧的真修行者才有可能在其人体中产生和生存,这也是检验真假修行者的试金石。判定修行者是否成佛,有三条:“一、火化后有舍利子;二、法身在荷花缸里陈放三年不腐败;三、归西后七七四十九内天降祥瑞。(详见左侧链接“丛林拾翠”中纪念达缘大和尚专辑),达缘大和尚的尸身不败除第二条不能证实,(因上海地区规定人去世后三天内必须火化)。其余两条都证实了达缘师父是当代一位真正的高僧大德,人道修成佛的典范。

“神龙”再现说开去

佛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当代高僧达缘大和尚法体火化时,上海金山区朱泾镇金山殡仪馆上空出现“神龙”显身的殊胜奇景。这是熟悉他、爱戴他、崇敬他老人家的僧俗信徒和广大群众希望他早登莲界,乘愿再来的良好愿望的实现,成千上万的人亲身证得当代高僧达缘大和尚成佛的吉祥徵兆。纵观我国古来的圣贤、净土宗从初祖慧远大师(公元959-1020年)、二祖善导大师(公元613-681年),三祖承远大师(公元712-802年),四祖法照大师(公元747-821年)、五祖少康大师(公元?-805年)、六祖永明大师(公元904-975年)、七祖省常大师(公元959-1020年)、八祖莲池大师(公元1535-1615年)、九祖蕅益大师(公元1599-1655年)、十祖截流大师(公元1628-1682年)、十一祖省庵大师(公元1686-1734年)、十二祖彻悟大师(公元1741-1810年)到近代十三祖印光大师(公元1861-1940年),他们往生的遗迹记载多有不可思义情景。我看到金山区缪涤源居士,法号慧三法师(?-1969年),(上海佛教日报总编范古农先生在序中称赞居士:诚哉净宗之功臣也。)在西元1937年著述的《了生脱死》全集所描述的十条往生吉祥徵兆中,第9条是天乐鸣空。我根钝没有听到,但看到天上的龙首云纹及龙角上穿着一身洁白天衣的人型白云就足以让人震撼了。特别是那些参加达缘师父遗体告别仪式的弟子都激动得热泪盈眶,他们有缘和师父在天空中再见,这真是我佛所说的“盲龟值木”般的不容易啊!(注:佛经常说人生难得、佛法难闻、中国难生、净土难信,确实是真实不虚的。人生之难得,释尊以盲龟值木来比喻,比如浩瀚无际的大海中漂浮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个圆孔正好让盲龟的头伸进去,当这只盲龟每一百年浮出海面一次时正好把头伸进圆孔里,其概率之低可想而知。)修成人身比盲龟值木的机会还难得。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生命,是故十方三世诸佛都在人道中示现成佛的,我们已经为人几十年,在做人一生的同时,要完成“了生脱死”究竟涅槃成佛之大事。

达缘师父的弟子,尤其是俗家弟子。遍布全国各地,乃至东南亚各国。也有在美国、法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波等地的富商和事业成功人士。但其中大多数是一些生活困难,有病缠身“不碰也快要跌倒”的老头老太。他们是最基层的人民大众,许多人已经“认命”了,跟师父学习念佛、拜佛、诵经。希望修得来生好一些或者想通过自己一心向佛到达彼岸之上。今生弘法护法,多积功德,为自己消除业障,给子孙后代也带来幸福。其实,依我看一个正行的佛教徒学佛修行是修自身,不迷信,崇尚真理,了脱生死。建立树干式思维方法,在真正意义上认识自我,认识世界,乃至宇宙和佛说的究竟涅槃。

佛教信徒不分贫富贵贱,男女老少都是平等的。见面时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便知信仰相同,自成一家。为什么佛教正信的人千百年来,都在念这六个字,有什么意义吗?有,我把释大安大师讲的释义分列如下:

南无——有礼拜、恭敬、归命等多义,南无表达念佛行人,无我的全身心的交托的信心等义。

阿——字是宇宙开辟,万有生命生发的根本音;阿字出一切总持,一切佛;阿音可打开人体内脏的脉结,清理脏腑之间的缩疾。

弥——字表示一心平等无我大我之意。

陀——字表念摄一切法藏之究竟的地方。由此可知阿弥陀是法界的妙总持,也就是《心经》里说的是大神咒,大明咒,是无等等咒,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是梵音用中文翻译出来包含的意义太多不可说。

佛——名世饶王,号法藏。西方极乐世界的总设计师。他是思维五劫,从大慈悲心、大平等心、无上智慧心中流现出四十八愿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称无量寿,无量光。

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是梵音用中文翻译出来包含的意义太多不可说的咒语。在翻译古印度佛教的经典时有个规定,凡多义词只译音,这样,佛教经典中多有梵音字。所以,念经的正信许多人只念不解释,有人要问啥意思就显得无知可笑了。可能有人对他们的虔诚付之一笑,或用“迷信”、“愚昧”等一言蔑之。这些人自以为自己聪明,而其宇宙观、“科学知识”实际也是少得可怜,在我看来与那些信徒没有什么区别,说不定还不如他们。请不要讥笑人家,知识是无穷无尽的,而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今天你笑别人,明天可能别人也在笑你。互相尊重,社会才会和谐,世界也才能实现和平。

释迦牟尼佛在世七十三年,出家修行四十九年,在菩提树下得道成佛。佛法是对现在这个末法时期而说,就是为了使那些有贪、瞋、痴、慢、疑五毒的凡夫俗子能从执著中醒悟。使人活得真正有意义而立。佛的弟子们也是为了实现世界和平而宣说法宝。佛灭渡后,佛的弟子将佛说的开示汇集成册,主要有三藏十二部经典流通于世,我们称为法宝。佛教的理论和典故,是人的一生都无法穷尽的。在佛的经典里,他教导人们应该怎样去做人,怎样去认识世界,认识自己,做一个具有佛菩萨一样有慈悲心、有智慧的品德高尚的人。

佛学是深奥的,复杂的,但也可以是简单的,简单到千百年来只重复着一句话:“南无阿弥陀佛。”人们只要早早晚晚不断地用念、唱等形式,出声或不出声的称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佛菩萨就能接引众生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永远脱离苦海。

复杂的佛学也可以简单得用三个字“智、慧、悟”来概括,甚至还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那个字便是“空”。谁能创作出如此庞大无比的理论体系,让人终生读不完,尤其是佛学中那些修成罗汉、菩萨、佛身的典故,以及佛教音乐史的形成和发展,哪怕是集再多的人,凡夫俗子即使花上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的时间都不能真正理解和掌握佛学的全部含义,更何况佛教的经典,是从古印度传来的,许多经典的原著连印度本国也不一定能全部保存下来,经文传到中国,只是一些意译或音译,这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和深奥莫测,把留世的成千上万部经典只用一个“空”字便释然,这是佛学在传播中的又一个奥妙之处。佛说:妙哉!妙哉!

有人认为“空”是什么也没有,不知佛学浓缩概括后的这个“空”字所涵之深奥。“空”是佛教的基本教义,梵语为sunya,用来表达“非有”,“非存在”的一个基本概念。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说,佛教的“空”是指世间一切现象是因为各种条件的聚合而形成的,当条件改变时,现象也跟着改变,本身并没有一个真正存在的实体。四大皆空也并不是象有些人说的那样“什么也没有”,在佛学界,又把“空”安置为世界万有的统一性基础,并说它就是超越时空的法性、真如或佛性、涅槃,要人们去追求。凡夫俗子只从字面上去理解佛的智和觉,那只能让佛菩萨感到可怜而生慈悲之心了。

早在二千五百五十四年前,佛把宇宙的大描述为“三千大千世界”,这是个什么概念?用人脑想一想吧:整个地球和天(大气层)是一个小千世界,三千个小千世界构成了一个中千世界,三千个中千世界构成了一个大千世界,试想,三千个大千世界又是个什么概念呢?佛在2500多年前就诠释了宇宙的概念?难道佛说的还不科学么?!况且,佛说的三千大千世界的“三”,不是数字意义上的三,它不是数字概念,而是指无限的多。所以,佛说的空也即是实,就象《心经》上说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一样的道理。当代宇宙学的“黑洞”学说也离不了是个空,宇宙中存在黑洞的科学探索,也许有,也许什么也没有,也许正在发生和不断地进行着无数次的宇宙大爆炸,执着使整个宇宙都难脱轮回。佛说:万物心境有,一切皆心造。从这个意义上讲,佛学中所说的“空”就是正确的科学的宇宙观。

所以说,当一个人“悟”到这个“空”时,就通佛性,就会神通广大,法力无比,就会变成象人们所熟悉的“艺术”形象——孙悟空一样。当然,它最终还是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因为孙悟空是神猴,神通再大,在佛菩萨看来只是一个起心动念而已。取正果,只有皈依佛门才能圆满,我在这里只是以一种在虚说虚的方便而已。往下,在我写文章时只是借中国字表达一点意了!这也是佛祖派“神龙”来到金山上空后给我的一点点启示。阿弥陀佛!

西方人创造了“神”的学说——《圣经》,有人说,宗教都是教人为善,差不多的。我觉得世界上还是佛学最圆满。佛慈悲不杀生,如果佛教是那个国家之主教。这个国家至少不会发动战争,不会侵略别国制造事端,掠夺别人的财物据为己有。上帝的学说,《圣经》里称“神”,如果你信,也可以解释一切。但世界上没有一个信仰能有佛教一样的包容性,世界历史中以消灭异教徒的战争没有消停过。东西方的差异在信仰里。在佛的面前,神在佛里,佛在神里。

我曾经跟国内外的一些基督教的传教士们谈过话:他们认为,宇宙万物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某一天由“神”创造的。“神”看不见摸不着,也不说话,但在整个宇宙乃至比宇宙更大的空间里,她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因为“人”是健忘的,常常忘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又不知到哪里去。“神”在不断地用暗示的方法,不!是十分明确的,实实在在地在宣传着他的伟大和“科学”,并用事实来严厉地惩罚人们,这里指人类间互相的杀伐、各种违背自然规律后所造成的自然灾害给人们的警告,风、电、雷、雨等等一切自然现象,都在不断地用存在来启示人们认识上帝的存在,这是他们的一个主要的学说。上帝创造的东西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特别是人,这是上帝的杰作,科技即使再发达也永远不可能去创造一个具有人特有的庞大、复杂、精确、多功能合成的精灵。如果人类中间有人稍微掌握和发现一些神所创造的“物”的规律或称定律,可以用实验和求证的方式来合成,得出一些如“定律”之类的理论,并用这些理论进行大规模的生产,那他就是一个举世公认的伟大的科学家、发明家。而利用科学家们发明的科技成果赚钱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们,在这里就不值一谈了。然而,许多真正的科学家,不得不在上帝创造的“实物”面前,总是有无法解开的谜。他们也不会在“神”的面前妄称自己伟大,“伟大”这个字眼只属于神。说到这儿,我只是用中国人发明的有限的中文字说了个大概。

在科学非常发达的当今世界,终究还不能创造或合成一个有生命意义的蛋白物质,这种具有生命力的“蛋白物质”,在地球上或其它星球足以能够分裂,能够形成象原始单细胞这样的简单“物质”,人类文明至今无法制造具有进化可能的单细胞,更不要说动物或人,虽然许多人都了解了人体不只是由水、碳、钙……所构成,还有特别发达的脑,他有思维和想象,充满着神奇和奥秘的东西,所以活着的人要有灵气、精气、神气才成为人,人具有的特别复杂和发达的功能附件,无法一一列举,所以能成为人就是不容易。西方人常常强调人的尊严,并用法律的形式赋予人权、平等、自由……,无论是根据《圣经》还是其他的理由,这是应该的。然而,人们在崇尚科学的今天,可有没有听说1749年法国有个叫卢梭的思想家,在《科学和艺术》这本书里指责:“科学起源罪恶,且总是给人类带来灾难。”当我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和人们的生活现状觉得,何尚不是呢?!

中华文明有五千年历史,其中佛教文化以及“龙”文化,“龙”的图腾的具像,千百年来都有各种各样的传说。龙,不是世间的动物,却举世公认。中华民族的后裔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无论在哪个国家,只要是中国人,都会承认自己是龙的传人。

龙只在天上有,人间凡人哪能见其身。到底是谁创造了龙文化?每当盛大的节日喜庆场合,民间就会用竹扎纸糊布缠的“龙”庆祝,众人齐心协调地舞动,加上节奏明快的喧天锣鼓,声势浩大,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表达宏大和欢乐。这种风俗习惯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千百年来引起了社会各界民众、艺术家、考古学家,甚至统治者的关注。然而追根溯源的探究,终不得要领。

现通过我用现代科技产品——数码照相机摄下的照片,再与当时的特殊场景联系起来,不难看出,其实“龙”就是天地之气,由太阳乃至宇宙间诸法之因综合而成,在一个特定的环境氛围中,还必须得加上足够的人气才能形成。当达缘大和尚的法体即将被火化,在神圣庄重的法体告别仪式中,高僧大德们念起经偈、神圣的佛教音乐响起、成千上万的信众人心所向,还必须加上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为主的佛教信徒在连续齐声念动“阿弥陀佛”圣号的关键时刻,天上才出现了奇景,神龙果然显身了。

成千上万亲眼目睹这种天像景观的人,给他们心中造成激动和震撼后所产生的能量是无法估量的。通过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孙、亲朋好友,在不断的述说中,将变为神话故事,一代又一代地永远流传下去。

我有幸拍下了最珍贵的照片,可遇而不可求,也许是五千年才有可能再重复一次,而电脑显示前后的时间是短暂的,可以说是转瞬即逝。当这个“云团”在形成时总是在不断地演变,真正达到足以让人惊奇时,其实只有不到两分钟而已,那些与达缘师父和佛无缘的人,是不可能感觉到天上有真实不虚的现象,因为他们总是以自己为中心,有些人除了相信自己以外,不相信任何人,任何自己没有亲眼看到的实相。其实,人的眼看到的是有限的,而且许多是表面的假相,真所谓:实相非相。

当达缘师父的佛相出现在天上时,虔诚的居士们仰望苍天,口念着“阿弥陀佛”圣号,可以马上看到神龙及达缘老和尚的身影在天上向她们告别,他们相信,日后一定会在龙华会上相见的。这些信徒,他们虽然是平凡得让人不屑一顾,但他们具有人类所特有的灵感,具有智、慧、悟的佛性,将来都有可能成佛,只要她们一心无心地念佛信佛,她们就是未来佛。

要是没有这个感觉,不具备“佛”性的人,根本什么也看不出,即使成了固定的照片,有人还是只认为是平平常常的一朵云而已。信佛的人一定能看清神龙及达缘大和尚的身影,因为他们所有的辛劳都是在等待这个奇迹的真正出现,他们是真正希望达缘大和尚升天成佛后,能永远保佑他们。他们最终还是到他老人家去的方向去,接受佛的慈爱、关心和加持。而不信佛的人,只能看到跟平常差不多的黑白云彩而已,有些人哪怕到了现场也看不到,“盲龟值木”的缘没有。甚至当我拿出照片让他们看时,他们还是说:“自说自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还是看不出来。”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不但没有“佛”心,而且形象思维缺失。

龙,中华民族的象征。

千百年来的传说,到底是有还是无?结果是肯定的,但决不是经过人主观加工、雕刻等人为的工艺手段制成的。如果可以求证,可以重复的,人们才认可是“科学”,否则是迷信的话,就让他们再去等上五千年、甚至一万年以后吧!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什么都要求证才能相信的话,佛祖怎么可能来满足这些人的“虚荣心”呢?

深奥莫测,博大精深的佛学,和西方国家崇拜的“上帝”,也称“神学”,都各有妙处。圣经就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了,用《圣经》里记载的故事和宗旨提出立论,提出问题,足可以难倒唯物主义者和进化论学说的理论家。如“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我想,用西方“神”说,神创造了宇宙中存在的蛋和鸡,一切都是随神的心意创造的,象这样的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回答是神先创造了蛋或鸡都是对的。因为说鸡,就可以下蛋。说蛋,就可以孵出鸡来,也无需争论。

以人的细胞结构来说,已经够复杂了。一个卵细胞和一个精子结合后,在十个月的时间里,这两个细胞由于不断地分裂,然后生成了人体所需的各种器官,加上皮肤、指甲、头发……。生成了一个小人,然后再继续进行发育,才长大成人,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深奥的谜,谁也解不开真正的秘密,否则就可以合成一个卵细胞和精子,把它们两个放在一起,加上人们已知的科学的小孩成长发育的条件,就可以制造人了。

而且世界上每一个人可以说,都是不一样的。想想看,这是一个怎样的伟大的设计制作工程呢?完成这个工程项目的,只有上帝。而想解开这个谜的进化论者不断地踏遍千山万水,从泥土、岩石中挖掘标本,然后发表论文,企图通过有限的几个动物在演变的过程,来宣告进化论创立的科学依据,其实也许根本就是神创造的另类动物,而不能混为一谈。

而化学家们总是从物质的构成原理中找出有规律的反映公式,以便满足人的贪欲所需的东西,却总是有所得有所失。提出物质不灭定律,成了科学家,让后世人重复进行这种实验知识,称作科学知识。但对于生命起源的研究中,尽管知道了不少知识,但一个细胞也别想研制出来,更无法用“科学”的方法去合成,也不能求证,那只有让进化论者去自圆其说吧!

处于掌握所谓科学技术的西方国家,从人民到总统,也只能相信神的学说了,并希望把这种精神强加给世界不同的国家,用信仰层面的思想统一,来区分友好国家、同盟国家和恐怖敌对国家。以自己所谓先进的宗教信仰为基础,来区分人民意志的优劣,分出落后和先进的根源,找出合理的解释。所以宗教文化也往往用来互相渗透政治工具,足见宗教信仰对一个国家稳定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可是,存在于西方的那种宗教,可以用他来统治全世界的人类吗?!

无神论和有神论,科学和伪科学,随着时代的发展,难道不可和谐相处吗?

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认识,每个人会根据自己所需的,自觉和不自觉的吸收自己所需的各种养料,然而在信仰这个精神层面上的需求,人类也许不可能统一的,就让他们在自己的信仰里,让他们自由地去吸收各自精神上的养料吧!象海绵放在各种各样的水里一样,达到一种饱和的状态,就不再吸收。满足了需求,也就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和谐。而国家充分保障每个人选择自己的信仰尤其重要。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达到社会的真正的民主,人民也就拥有了基本人权。

当世界上出现一种奇特景象,不同的人就会出现不同的想法和认识,每一种信仰都是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存在的总有它“科学”的解说,当现代科学技术还不能诠释事实的存在时,真可谓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人类进步创造了文字,其实有限的文字本身,它作为一个工具在使用,实在是很难说清“人”的感觉的,更何况还有动物和世间万物,而我们的佛学却包罗万象。

我认为做人就应该象达缘师父在世时那样,平凡、平和而又执着地按照自己选择的信仰走到底,莫回头,往前走。只要有这种精神,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没有什么害处的人,不管平凡还是伟大,贫穷还是富有,都应当受人尊敬。

当前社会,一种“有钱就有了一切,有权就有了一切,有钱有权就有了一切的一切”的思潮不断漫延和深入人心,那些整天迷恋在金钱、美女、享受的人,我真担心,如果真有“佛”、“神”存在时,不知会怎样惩罚他们。那些胆敢猖狂作案,甚至犯下灭绝人性的罪恶之人以及贪官们,他们往往都是一些无神论者,以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自居。他们不相信佛或者上帝存在,只要自己足够聪明,为了个人一己之利,认为人生一世就应该无所顾忌地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而且现有法律的局限性以及人的惰性等原因,使犯了罪的人只要物证不在别人手里,就可以逍遥法外。更有甚者执法毁法。造成一种“坏人不一定有恶报,而做善事的好人却没有好报”的事实。因而不相信佛的学说。有些不信佛的人,作恶多端不怕因果报应。一直到被警察抓住,法院判决枪毙时,才自认倒霉,灵魂深处还是不知忏悔。因为他们活着时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死后反正什么也不知道,更没有天堂或西方极乐世界,也不可能下地狱。这种先进的、符合科学的长期教育,却培养出一些和科学斗智斗勇的歹人。这是连马克思都没有想到的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不知我所拍摄的真实照片,能不能给人以“启迪”。这是我上网发表的初衷之一,有位哲人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且不要随意给人戴上迷信、落后、愚昧等帽子。多听听最近胡锦涛主席关于如何尊重宗教活动方面的讲话,合法的宗教活动和胡主席所倡导的“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是相吻合的。

世界上存在的各种信仰的宗教,常以符合这些国家的国情而生存和发展。国家的统治者不管信仰是否相同,往往包容和尊重存在于这个国家的各种宗教,这是一种重视人权的具体表现,党和政府所制定的各项方针政策;法律法规也充分保护合法的宗教活动。金山东林寺等寺庙的扩建和修缮,各级政府同样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广大僧众都坚决拥护,爱教爱国。

我想,如果我的文章能够通过本网站的发布,有一天传到美国新总统的办公室里,能使他重新考虑调整一下对外政策,真正兼顾东西南北中的各国的各种人权,少用一些原子弹、导弹和所谓的世界一流的常规武器称霸的话,那离实现世界和平的宏愿不远了,这也是佛祖创立佛教的真正目的。但愿我的这篇拙作不要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笑料。阿弥陀佛!

                                                                               图文供稿  冯正兴

                                                                               公元 2007年12月24日 初稿

                                                                               佛历 二五五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公元 2010年10月12日 第二稿

                                                                                                         

                        

 
 
民间工艺品 徐心好作品 徐正言作品 小说 收藏
旷远文化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47154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