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冯正兴作品
来稿照登
博爱洒人间
藏品奇观
迎国庆 颂世博
人物专访
我的干部舅舅走了
礼忠师入住地藏寺
贺学兄吴彤章绘画艺术展开幕
泥土有知 岁月留痕
世相百味
金山卫镇北门社区文化氛围分外浓
金山农民画历史——阮章云
是金子,在哪里都闪光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金山区金山卫镇西静路
    1429弄74号1101室

 联系人:徐心好

 手机:13002166005

 电话:021-57311251

 传真:021-57311251

 E-mail:hefengxx@163.com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旷远文化 > 文章 >冯正兴作品>泥土中的芬芳 > 泥土中的芬芳(冯正兴)
泥土中的芬芳(冯正兴)
旷远文化   2012-06-26 15:57:10 作者:冯正兴 来源:本站原创 文字大小:[][][]

    这是吴彤章老师1979年在枫泾林育场西室给作者画的纪念性国画泼墨小品,其中有的笔迹被蛀虫吃掉了,但从画中还能看到吴老师的大气和豪迈的风格。

    1979年,早期的金山农民画作者和吴彤章老师在枫泾林育场西室的创作室门前合影。后排左二是作者,前排右起为姚梅、曹秀文、吴老师,……      后排右起是庄思良(已故)、朱希、朱永金、钟德祥、黄勤、冯正兴等。

   1980年,作者和加拿大贵宾座谈金山农民画的创作和欣赏。(此照片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周玉贵先生摄)

泥土中的芬芳

最近,我偶然得到了20109月出版的《美术》月刊上的一篇文章,看了以后对金山农民画在新中国的地位,以及重新认识吴彤章老师在中国美术史乃至世界美术史的发展中所作的贡献。《美术》是我过去常年订阅的最喜欢的杂志,从双月刊到月刊,一订就是好多年。后来,刊物越来越厚,就象一本书。而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觉得这份十分专业的美术期刊,好像与我一个农民业余美术爱好者的身份差距越来越遥远。但是,她的信息量和权威性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是很深的。

2010年第九期的《美术》杂志里,有一篇题为《来自泥土的芬芳》的文章,副标题是:新中国农民画运动及演变轨迹。(以下暂且称之为《力作》)该文的作者站在世界文艺史的高度,审视了中国农民画在20世纪以来的新中国美术时代的特征及历史成就。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浙江万里学院陈琦和中国美术院的陈永怡,美术学责任编辑盛葳。

《力作》开篇就说:“新中国农民画是世界文艺史上绝无仅有的文化现象,在20世纪以来的中国文艺中占有重要地位,也是新中国美术时代特征及历史性成就的标志之一。

新中国农民画是真正的农民绘画,乡村农民是绘画的主体,也是艺术观照的对象。新中国农民画的发展历程与中国社会的变革、历史演进休戚相关。它以中国乡村民众的生存景象、情感意志、精神风貌为蓝本,以这个群体独有的视角和真诚的情怀来阐释民族的命运、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反映新中国建立以来农民在实现从‘站起来’到‘富起来’过程中的现实处境、思想观念、精神状态的变化,蕴含着现实与理想、关怀和期待。而对时代境遇、民生民情、社会风尚的绘画形式语言的本质探索和丰富演绎,更彰显出人民大众不凡的艺术才情和无穷的文化创造力。农民画深度回应并积极推进了中国社会的人文进程。”

《力作》在开篇里连续用“观照”、“阐释”、“蕴含”、“演绎”一直到谈及吴彤章老师时用“先觉者”等字眼,这些字眼我常见于佛教经典,往往出自正行的修行者之口,读了令人肃然起敬。文中提到的“观照”两个字,在净土宗的历代大师讲经说法时,也经常说到修行中观照的重要性。出典在被称为经典中的经典的《心经》里就有“照见五蕴皆空”的字句,这里的“照见” 五蕴皆空,即时时处处要观照,观照在佛学上是有不可说的深奥的含义。我在这里作俗解:就是说认识一个真理要经过彻底的横出三界竖之无量的上下求索后,通过“观”达到“悟”的境界,在深入观察的基础上,有所大彻大悟。只有具有大智慧的人在觉悟后,他通体会发出光芒,才有“照”的功力,才可以教育人。照亮那些愚昧无知的处在迷茫失去方向的人和众生,把他们引向光明的康庄大道。而“艺术观照”是指在艺术方面通过国内外上下千年的考察,达到先知先觉者悟出的结论。这么说,也许和作者的原义扯远了,说这些,我只是称赞该文章很有意味深长的见地而已。

《力作》把新中国对农民画的扶持以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开始划线,到1957年邳县农民画兴起,出现新中国农民画的第一次风潮。《力作》以“掀起风潮的‘旗帜’”为小标题说道:“1958年,《人民日报》发表了《人人齐动手,村村是画廊,束鹿、邳县两县壁画化》的报道。当时‘伟大时代’赋予的光荣和梦想,让农民大众尽情描绘着喜闻乐见的事物,大胆构想未来的美丽生活。……,虽然,‘大跃进’时期的农民画是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典型,作品主观意志膨胀,极度的热情、虚幻的浪漫,成为近乎狂幻‘浮夸风’的共生物。”

《力作》在第二页以小标题为“昂立潮头的‘样板’”描述第二次农民画高潮出现在陕西户县的历史时说道:“在‘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工农兵登上上层建筑领域’特定的历史阶段,成为了美术界的‘样板戏’而蜚声国内外。国务院文化组即决定在全国八大城市巡回展示户县农民画。197312月至19747月,140幅农民画先后在哈尔滨、合肥、上海、南宁、昆明、乌鲁木齐、太原、西安进行展示,观者如潮,共计200多万人次。1974年,外交部组织了3套户县农民画,分别在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32个国家展出。别开生面的作品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欣赏,专程来户县的参观者络绎不绝。1976年,占地11.37亩、建筑面积2811平方米的‘户县农民画展览馆’落成,成为农民画展出、交流、研究的阵地。

在户县农民画的深度影响和强力推动下,全国数以千计的地区掀起了农民画活动的热潮。可以说,没有这一时期户县农民画的辉煌和张扬,就没有后来中国农民画的方兴未艾。限于惯性思维,疏于审时度势的推敲,户县农民画一度成为广大农民画辅导工作者和农民画作者的案头清供,被视作艺术指导和进行创作的范式。”

然而,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已经有先觉者在探索新中国农民画的转折之路。《力作》以小标题“回归乡土的选择”说道:“吴彤章,金山农民画第一代辅导老师。虽然,‘文革’中他也是按照户县模式在辅导业余美术作者。但他潜意识中却认为:‘农民画一定要扎根于‘泥土’,有浓厚的民族和地方特色才有它的生命力……。’” 《力作》多次提到吴彤章的名字和原文转摘老师在实践中总结的有关辅导农民画创作的经验和理论。这些话我在“金山农民画三十周年回顾展”时发表的博文《泥土有知  岁月留痕》中也曾谈及,(该文详见本网站文章栏目)而且可以说,金山农民画已经家喻户晓,在当今商品社会销售中,那些不懂农民画艺术的大小老板们,为了赚取农民画作者的血汗钱,连小商人都会说个三五九六,在此恕我简略。

我从《力作》的图片中,看到了自己及金山农民画早期的其他11个作者在金山区枫泾林育场里和吴老师的合影,背景就是被废弃的养鸡场门前,往事历历,至今想起仍然激动不已。因为在那里,有我永远忘不了记忆。就在那个鸡窝里,当时的我们都得低着头,才能从只有鸡儿们进出的小门钻进去搞农民画的创作。在那里我创作的《桃花园里养鸡场》、《民间玩具》等农民画作品,曾在上海,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以后也和金山其它众多作者的作品一起到全国各地展出,乃至远赴海内外展出。1979年我的《桃花园里养鸡场》还代表金山农民画赠送给南斯拉夫评论社总编辑、评论家托马舍维奇(详见《解放日报》1979年12月17日二版),这也是我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报刊杂志上。1981年,我还以人民公社社员的名义将作品发表在《解放日报》、《文汇报》、《小朋友》等各类报刊杂志或画册上。

我曾和曹金英一起在枫泾林育场东室创作农民画,而西室就是老师的办公室兼画室,其它作者都三、五个一组分布在林育场的各个陋室里搞创作。那时的西室虽说是老师的办公室和画室,其实也和作者们的一样,只有一张画板,一条长凳而已。自从曹金英到老师这里报到后,我结束了以前一个人在东室创作时的孤独。尽老师就在旁边,但总不能常在老师那里随便讲话和走动吧!自从曹金英在我旁边创作出了蓝印花布般的《鱼塘》后,老师就兴奋不已。接着,曹秀文等作者又找来了婶婶、娘娘,阿姨、妈妈、伯伯们,如:姚珍珠、李翠英、陈伟雄、朱索珍等一大批枫泾本地的作者。以后又让我们漕泾的作者姚梅、陈伟找来了阿二婶妈,甚至已经七、八十岁的阮四娣老婆婆等。说起阮四娣老婆婆,她老人家还是我母亲面上的一个老亲戚,我从小叫她婆婆。后来这个婆婆竟成了金山农民画作者中最著名的大画家,世界各国众多的来访贵宾都喜欢和她合影。老人家除了形象好外,她的作品也很有个性,而且人品更好。有一次,她叫我给她评点她的作品,我说好。她就把那张原作送给我。我说不要,她就认为我说的“好”是哄她的,连送给人都不要的画,能好吗?我就收下了。过了一些日子,她又以同样的方法送我画了,我说你已经送过了!她说:上一张是不好的,这一张是吴老师批准的。如果你说好就一定拿去,你心里不喜欢就算了。就这样,我不得不又得到了她老人家赠送的作品,前后共有三、四幅之多。

吴彤章老师挑选作者有他的标准,如松隐的陈德华,她原本是一个喜欢哼唱民间戏曲的农村妇女,但从来不拿笔也不识字。她第一张画的《牛郎织女》,老师就大加赞赏。还有新农的作者画鸡象泥哨子似的沈小妹等等金山农民画家,这些你想都想不到的画家,平常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而我们这些有绘画基础的青年,论创作农民画,在她们面前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一些有素描功底的作者也在自叹不如的同时,一时不能理解老师的审美观。

在中国,有哪一个具有专业水准的美术老师,能象吴彤章老师一样不顾家庭、不计报酬和回报,长年累月地和那些没有文化的农民在一起,共同探索新中国农民画的发展方向?老师对学生循循善诱授以渔的辅导方法,为金山为国家培养了足以让人们刮目相看的农民艺术家。也让这些来自乡村的大嫂大妈、业余的农村美术爱好者们走上了艺术创作的道路,从而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为了充分发挥他们每一个人的潜能和特长,老师因人而异,因材施教,充当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师的作用。老师的这些高尚品德、无私无我的精神,在当今市场经济社会里更显得弥足珍贵,他不愧是一个真正的农民画辅导工作者的典范。因此,他才有可能带领着金山的农民画作者一步步走出上海,走进中国美术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绝不是那些利用金山农民画的名誉为自己谋私利的人所能企及的。不是吗?吴彤章老师在鸡窝里和农民画作者同吃同住搞农民画创作时,他在鸡窝里和农民画作者一起吃泥鳅加土烧酒的时候,也未必想到有一天要取代户县农民画在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吧?当时,户县的农民画已经是广大农民画辅导工作者和农民画作者的案头“清供”了呀!谁能料到金山农民画的发展,使得户县农民画都“回过头来向金山学习”。我想:艺术的道路自有她发展的规律,决不是几个有钱有权的人在那里可以摆弄的。

事实就是如此,金山农民画的艺术风格赢得了国内外有识之士的肯定和高度的赞扬。1980年,金山农民画首次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后,引起了在北京的美术界专家们的一致好评,奠定了金山农民画在新中国文艺历史中的地位。

尽管那都是过去的事,但不管怎么说,金山农民画在新中国农民画的发展历史上创造了奇迹。这是历史的既成事实,也是《力作》的字里行间清晰地表达的,事实也是充分无疑的。所以我在这里说:吴彤章是金山农民画的创始人和开拓者。金山农民画的老作者们都说:“没有吴彤章就没有金山农民画。”正如《力作》中叙述的“金山农民画的经验一经推广,便在全国掀起了农民画创作的新一轮高潮。在由解放后带有政治宣传目的的农民画向‘新农民画’演变的进程中,金山农民画的创新和变革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它率先超越了新中国农民画的‘墙头艺术’和‘专家装药、农民点炮’的朦胧时期,向乡土回归、向民间自身的艺术创造力回归,对各地农民画的发展走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连户县最后都回过头来向金山学习。”所以,吴彤章老师在无意中引领了全国农民画的发展的方向,同时他对发展新中国的农民画艺术也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我读了《力作》应该还要加一句:吴彤章老师对新中国乃至世界文艺发展史上所作的贡献同样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金山农民画的现状是不容乐观的,就象《力作》中第五页小标题为“新的机遇与挑战”中提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市场经济的冲击,农民画活动因为许多群艺馆、文化馆转制和走向市场而几乎趋于停顿。辅导老师的流失,农民画作者不断重复自己,创作缺少突破,加上对艺术市场规律不了解,面对汹涌而至的市场经济大潮,农民画整体陷入迷茫和困顿。”

“进入21世纪,中国农民画开始重整旗鼓。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政府重视并将农民画作为文化品牌进行打造和产业化运作,为农民画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如金山枫泾中洪村的农民画村,集农民画创作展示和旅游观光于一体。政府有关部门的大量资金的投入,要防止出现除了给有关的个人和关系户带来最大的好处外,和广大的农民画作者无缘的问题。如果农民画的创作只是配合有关部门的宣传需要,辅导老师只是做收发登记工作,而那些农民画的衍生产品只是肥了少数人的腰包,农民画作者只有剩下被名正言顺的侵权而无法维权的尴尬的话,那是不利于农民画的发展的。让人不安的是,金山区的少数领导有意无意地只顾所谓的名人效应,不顾金山农民画的发展史,企图在重新打造旅游品牌的同时,将吴彤章老师对金山农民画的影响在全新的包装中逐渐被淡忘……。我恳切地希望金山区委、区政府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我们似乎更应该耐心地等待,在等待中金山农民画也将陷入迷茫和困顿……。

 

                     图文供稿  冯正兴于2010年10月18日

 

 吴彤章老师(前中)和农民画作者合影,左边是阮章云老师,小阮老师当时就是文化馆的工作人员,跟着吴老师负责给农民画作者分发铅笔、纸、颜料等。当时,参加学习班的农民画作者每天收入1元人民币,由文化馆里支出,其中0.2元是作者的伙食费,0.8元转到其所在生产队,作记工分之用。小阮老师是唯一一个拿工资的,每月36元,他笑得特别灿烂。曹秀文和吴老师最亲近。我们只希望自己的画能让吴老师满意,我没有想到还要名和钱。

 1979年,农民画作者在枫泾林育场围观吴老师画大海。

 1980年11月2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著名漫画家阿达导演,来金山拍摄金山农民画第一部美术纪录片。上镜前,作者给吴老师梳头。

 作者在摄影师休息时摆POS,手拿茶碗笑容满面的人就是已故的著名漫画家阿达。

桃花园里养鸡场      冯正兴 创作于七十年代末枫泾林育场西室

鱼塘      曹金英创作于1979年枫泾林育场西室    这幅金山农民画已经成了国内外宣传农民画用的公共广告了,如果有广告收入,够她吃一辈子了。

小朋友杂志1882年12月封面《民间玩具》作者 冯正兴,封底《竹林鸡群》作者  张新英

牛郎织女     作者  陈德华         牛郎和织女在鹊桥相会,哭出眼泪把黑眼珠都看不见了。

啄虫    作者   沈小妹      第一次就把鸡画的跟民间玩具的泥哨子一样漂亮,吴彤章老师高兴极了!

孵蛋        阮四娣老婆婆是吴老师收的年龄最大的农民画作者,已经八十一岁了,她的画是没人比得上的。我们都是漕泾人,还是老亲戚,赠我的画之一。

荷 花 池     阮四娣老婆婆生前的赠画之二。

荷花       阮四娣老婆婆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是金山名副其实的艺术家,我让她写上自己名字后,她说象鸡脚拉成的,到现在我是越看越好。自从她九十九岁逝世后,中国就再没有这样的农民艺术家了。

喜鹊登梅       作者阮四娣     因我有一张《喜鹊报春》的成名作,她笑着说自己画得一点不象,送给我做纪念品,我又收下了,现在和我的网友们一起分享吧!

 
 
民间工艺品 徐心好作品 徐正言作品 小说 收藏
旷远文化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47154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