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冯正兴作品
来稿照登
博爱洒人间
藏品奇观
迎国庆 颂世博
人物专访
我的干部舅舅走了
礼忠师入住地藏寺
贺学兄吴彤章绘画艺术展开幕
泥土有知 岁月留痕
世相百味
金山卫镇北门社区文化氛围分外浓
金山农民画历史——阮章云
是金子,在哪里都闪光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金山区金山卫镇西静路
    1429弄74号1101室

 联系人:徐心好

 手机:13002166005

 电话:021-57311251

 传真:021-57311251

 E-mail:hefengxx@163.com

 
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旷远文化 > 文章 >来稿照登>啜菽饮水 高山仰止 > 啜菽饮水 高山仰止 (之五)善玲
啜菽饮水 高山仰止 (之五)善玲
旷远文化   2012-06-26 15:48:13 作者:善玲 来源:善玲原创 文字大小:[][][]

慈悲广大   三德俱圆   

“慈为道源功德母”,恩师上人慈悲广大,是一位集“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慈悲三德俱圆的远近闻名的慈悲菩萨!

师父常说“百善孝为先!”每次在带领大家皈依时师父总要说“你们在家要孝敬父母,还要孝敬公婆,丈人丈母,孝敬父母是应该的,孝敬公婆,丈人丈母是真正的孝!”师父一直对我们说:“谁不孝敬父母就不要到寺院里来烧香!”并把这些话印了出来,发给大家。在恩师看来,孝道是每个佛弟子必须做到的。当然,恩师他自己也确实是一位孝敬父母的楷模!

记得有一次,我和师父讲起我父亲有病,瘫在床上,我除了工作外还要照顾老父亲,师父就对我说;“对父母一定要孝顺啊!你孝顺父亲,师父孝顺母亲,师父为救母亲割掉了手臂上的肉啊!”说话间,老人家随即捋起了袖子。哇!我看到师父的手臂上有个大疤,直径足有6—7公分。师父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说:“那一年,我母亲生了重病,医生说要用亲人的肉煎药,母亲的病才能好。我听到后马上拿了把剪刀就剪自己手臂上的肉,我用牙齿咬住肉,再用剪刀剪,但是那把剪刀太钝了,皮又韧,害得我剪了好长时间,多吃了许多苦。”我看着师父手臂上的大疤,惊呆了,只觉得心里阵阵发痛,我深深地被师父的至孝所震动了,泪水模糊了双眼,好久说不出话来!突然间,我想到了曾经看过的《观世音菩萨的故事》,观世音菩萨不也是为治疗母亲的眼疾而割了自己手臂上的肉吗?

我暗自心想:这难道是巧合?我们慈悲至极的师父不就是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吗!如今,恩师又留给我们那么多舍利子,这不就是最好的佐证吗!尽管当时恩师真人不露相,但是我们众弟子心里都有数,只是以前不敢说,生怕说了师父就会离我们而去。

恩师尤为注重劝人们吃素,戒杀,放生!师父经常说:“你们不能杀生,要吃素,最好吃长素,如果吃花素的话,那你还有半把刀拿在手上了。”师父说:“营养就在粥里饭里,只要吃得下饭就有营养。”“如果你们要吃肉,那就一定会吃半斤还八两,就会与众生结怨家,就要生病。”“你们要好好修行,多拜佛,拜佛是礼敬了佛菩萨,又锻炼了身体,”师父还说;“精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气满不思衣。通过修行都能做到的。”师父还诙谐地对我们说:“你们看师父一直吃素拜佛有多好哇,八十八,头发黑!胡须黑!”我们看到师父新长出来的发根和须根有许多确实变黑了。师父常跟我们说:“师父要活到一百岁,一百二十岁!”但可惜师父还是舍下了他几十年的寿命,回去了。末法时期我们众生的福薄啊!可怜啊!

恩师的慈悲心是处处感动人的。记得一九八九年,我国遇到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灾害,恩师在上海云峰剧场举办了抗洪救灾的大会,我当时也参加了。恩师在大会上号召大家要为灾区人民捐款出力。当恩师说到那灾区的人民和前去救援的解放军战士都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他们正在遭受洪水的威胁,有许多人已经失去了生命时,恩师再也忍不住了,他失声痛哭起来,泣不成声,好长时间话都说不出来。全场的人都被感动了,恩师还带领着全场两、三千人一起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回向给灾区人民。师父在台上念一句,全场就跟着念一句,一共念了一百零八遍的六字洪名。

当时,会场中的每一个人,都同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凉,人人都处在一个清净的世界中。念完佛号,恩师又宣布他要给全场每个人摩顶,然后大家捐款。师父带头捐款后站在台上正中央,有人要让师父坐着,可师父坚决不肯,就这样,八十高龄的恩师给在场的两、三千人逐个摩顶,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恩师一面摩顶,一面让其他师父向每个信众发放他早已准备好的纪念品,然后大家再随缘捐款,整个会场庄严肃穆。

师父还亲自赶到松花江畔,站在堤岸上,脚下就是波涛滚滚的江水。恩师的大慈大悲济世救人的高大形象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之中,我们的恩师正是《华严经》中所说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菩萨!

恩师对弟子们也是关怀倍至。记得一九九六年我母亲去世时,当时年已七十八岁高龄的恩师,亲自主法超度我母亲。临开始时,师父又特地嘱咐当家师,去给我们添了两个牌位,即为我父亲母亲双方面上的历代宗亲各立一个牌位。慈悲的恩师啊,我们自己没想到的,他老人家都替我们想到了。恩师非常认真地从头到尾做完了整场佛事,结束之后他老人家又亲切地对我说:“你不要伤心,你母亲一定到好地方去了。”还说:“师父再替你母亲念四十九遍心经。”随即转身到二楼房间拿了一张写有四十九遍心经的帖子对我说:“你把这张纸放在你母亲的灵台上,等断七那天跟牌位一起化掉。” 我们全家都被师父的慈悲所感动了。

我还记得在二○○四年的大伏天,已瘫痪了两年多的我父亲病重躺在床上,没日没夜地大声叫喊,好多天都没能睡觉。那天我抽空去看师父。师父一见我好像事先知道似的亲切地问我:“你父亲身体好吗?”我把父亲的情况告诉了师父,师父立刻对我说:“是他的冤亲债主来找他的。”随即又说:“你今天回去之后,在晚上6点钟时你对你父亲的冤亲债主说让他们到师父这儿来。师父超度他们到好地方。他们走了你父亲就会舒服了。”我回去后照着师父的嘱咐做了,没想到我刚说完之后才5分钟,父亲就睡着了,睡得非常香甜,一下子睡了几个小时。我已好长时间没有看到父亲这样熟睡了啊!从此后,他再也没有那样大喊大叫了。不久父亲病故,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师父,师父说:“你不要难过噢。晚课时替你父亲写牌位超度他,师父到时候会来的。”我又是感激又是着急,对师父说:“师父,您年纪大了,又是这么热的天,您千万不要来啊!”师父听后只说了一句:“师父心里有数的!”又叮嘱我千万不要难过。

就在我父亲往生了12个小时的时候,时间在临晨2点多,我们一起助念中的一位男师兄施庄林看到师父穿着红色的袈裟站在我父亲的床边正在超度我父亲,原来师父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的啊!过了二十四小时之后,在替父亲擦身更衣时,我们都惊呆了,发现父亲全身极其柔软。想我父亲生前瘫在病榻上已两年多了,不仅身体僵硬,而且全身都是紧缩着不能动的。而此刻的他却是全身舒展,柔软如棉,仪容也非常安详,略带着微笑,就似在睡觉。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无比激动,深深感激我的恩师。我们的恩师就是这样,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是默默地帮助着我们,使我们芸芸众生能够得度。

恩师如此高龄而且日理万机在非常忙碌的情况下为我父亲——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老人超度,这是何等的慈悲啊!

我们的恩师平时还最疼爱孩子们,我的儿子也是恩师的皈依弟子,他也倍受恩师无微不至的关爱。一个非常顽皮的孩子,竟然能步入名牌学府——复旦大学的殿堂。毕业后有了很好的工作,并建立了一个美满的家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恩师的庇佑,我永生难忘恩师对我的大恩大德!         

 

                                     尊敬的恩师上人啊,您的弟子善玲感激不尽您

 

赐予我这无上的福荫和无尽的慈恩,弟子善玲惟有

 

发愿求生西方净土,在西方净土拜见大慈悲父阿弥

 

陀佛,拜见恩师您老人家,在那里学了本领再重返

 

娑婆,普度有缘众生,愿以此报答佛菩萨的大恩大

 

德!报答恩师您老人家的大恩大德!

 

    我们的恩师是一位说到做到的大菩萨,恩师身

 

教重于言教,他老人家用自己的言行教育着我们。

 

 

末学善玲和恩师在一起

  

在我的记忆中恩师从来没有发过火,而唯一的那次却使我永生难忘。

那是在一次开光法会结束的时候,当时真是人山人海,师父更是被信众团团围住,寸步难行。但慈悲的师父,还在不顾疲惫不厌其烦地为每个人摩顶。我在师父边上,见状十分心疼,就劝阻人们不要拥挤师父,请大家散开不要再让师父摩顶了。但师父看我这样做却非常不高兴,他反而把我拉开,继续高举着手为大家一个一个地摩顶。尽管师父当时没有批评我一句话,但我从师父的举动中确实感觉到自己是惹师父生气了。从此,我就再也不这样做了。我的恩师就是这样一位“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菩萨,我们也就是在恩师如此慈悲的护持下逐渐得到了聪慧。

恩师慈悲及至,从来不伤害任何一个哪怕是最微小的生命。夏天,若有蚊子钻进他的蚊帐,他会小心翼翼地抬起胳膊,然后一动不动让蚊子叮在自己的胳膊上,等它饱餐一顿后才拉开蚊帐一角,慢慢伸出胳膊,把蚊子轻轻送走。有一次,有个弟子见他鼻子上叮了一只蚊子,想帮他赶走。不料师父他摇摇手,不让惊动,等蚊子吃饱了飞走后,才对那弟子说:“人饿了要吃饭,蚊子饿了也要吃饭,它就吃那么一点点,给它吃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师父在普陀山普济寺时,常有一些老鼠来他的屋里吃东西,他有意识地经常留点食物在屋里。后来师父要从普济寺迁往梵音洞了,他对老鼠说:“我要去梵音洞了,你们留在这里,以后恐怕没人会喂东西给你们吃了。怎么样?要是你们愿意的话,可以跟我去。”结果,那些老鼠真的成群结队跟着达缘师父搬到梵音洞去了。

恩师平时最喜欢放生,他在灵峰寺放养了两只羊,代养的老乡说大羊生了两只小羊,变四只了,他就多给了几百元管理费,并再三叮嘱一定要将那四只羊终养天年。在普陀山,他也养了四只羊。在江西景德镇观音寺,他买下五只羊和五只公鸡放生,请老乡务必养到老死。有一次,他买下一只八哥准备放生,放飞前在自己屋里养了一段时候,八哥见他每天凌晨起来念佛拜佛,不久也会跟着他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念一句就点一下小脑袋,很有趣。师父风趣地告诉我,他还教八哥怎么逃生呢!他告诉八哥说:“一旦被人抓住,马上念‘西归兮西归兮’,然后两眼一闭,两脚一蹬,(装死)就可以飞出去了”,我真被恩师逗乐了。他把八哥放掉时,鸟儿迟迟不肯离开。后来飞走后,过些时候还飞回寺院来看望恩师。

师父的弟子礼一从西藏参学回来说:“藏地有许多牛羊的角上系着红布条,那是被活佛喇嘛买下后放生的标志,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去贩卖或宰杀它们了。”恩师听了大为赞叹,说藏地人们佛性好、悟性高。于是他就拿出一笔钱来,叫礼一下次去青藏高原时,买五十只牛和五十只羊,送给当地寺院饲养。牛可挤奶,羊可剪毛,这样也可改善一点寺中僧人的生活条件。

恩师还经常带着弟子一起放生,每次放的数量很多。看到被放生的鸟啊、龟啊、蛇啊、鱼啊等生灵,会在师父面前摇头摆尾,显出依依不舍状,师父便说:“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它们知道是你们救了它啊!”有一次,达缘师在金山带弟子放了许多水族众生,是夜得一梦,梦中一青衣童子对老和尚说:“你放生为何漏了我呀?”老和尚说:“不会吧,全放掉了呀。”童子说:“你去看看那些装过螺蛳的蛇皮口袋吧,我就被卡在袋底一角,被大家又带了回来。”说完就隐没了身相。第二天,老和尚叫弟子把昨天放生时用过的蛇皮袋再检查一遍,结果果然在一个蛇皮口袋的袋底角落里找到一只大螺蛳!

弟子们有什么疑难之事求师父帮忙,他也常常叫弟子放生,放了生,难事往往也就化解了。例如,平湖新塘有个女弟子患乳腺癌,准备去上海大医院开刀。去之前转道来看望达缘师父,师父对她说:“你去多多放生吧。”那女弟子当即就买了许多乌龟、甲鱼、鱼类等动物放生。结果把开刀的钱花没了,就回家拿钱去。回去后再去医院检查一下,竟确诊乳腺癌已没了!不用开刀了!

几年前,我曾听朋友陈翠英说起:师父的弟子老师得了癌症要开刀了,她陪去见师父,师父拿出五千元钱交给她,让她回去多放生,而且还要吃素,念佛,病就一定会好的。后来这位弟子开刀很顺利,现在已过了好几年,病情一直很稳定。

我的恩师就是这样一位济世救人的大菩萨,对众生都充满了慈悲心,而且对任何生灵都是平等的。一次师父生日,我买了一束鲜花去看师父,我只顾看师父了,没有及时把花插在花瓶里,师父提醒我说:“天气热,快把花养在水里。”我才意识到这点,对呀!花也有生命,长时间地离开水,它也受不了的。以后,我总是买盆花,不买一束一束的花了。师父常对我说:“放生最好,可以救他们两条命,一条是生命,一条是慧命。给他们皈依三宝,念大悲咒洒大悲水念佛号就是救他们的慧命,给他们种下了善根,此后他们修行可以成佛。

师父放生时仪规简单而快捷,绕佛走得飞快,我们都要小跑才能跟上,完毕后就催大家赶快去放掉。师父是怜悯这些生灵,怕它们被关的时间长了会难受或死掉。师父还对我说:“天热,最好放鸟。天风凉了,可以放河里的东西。”我听师父的话,也多多放生。二○○七年四月五日清明节那天,我去看师父,师父见了我很高兴,忙说:“你来了!前几天是不是做到梦了?这是师父求菩萨给你感应。到你梦里来的人都是你放掉的生灵,他们是来谢你的。”是啊,我想起来了,前天晚上的确做了一个梦,清清楚楚梦见师父带了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人到我家里来。师父非常高兴地和他们说说笑笑,我真是非常高兴,因为能在梦中见到师父,有多高兴!经师父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恩师为了让我知道放生的功德,让我能够更多地放生,竟然花精力求菩萨给我感应,这是恩师的良苦用心啊!现在恩师虽然已经圆寂了,但是我会一辈子记住恩师的教导,“放生最好,要多放生”。

恩师的慈悲还体现在多年来他一直以一种近乎古印度头陀行的方式生活。恩师过午不食,且非常严格,过了午饭时间,宁可饿一天,也绝不非时吃东西。后来几年基本上坚持日中一餐。记得恩师有一次问我:“你知道为什么要过午不食吗?”接着他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那是因为呀到了下午,那些幽冥众生们会出来。他们业障深重,不能吃任何东西,只能饿着。但他们的耳朵特别灵,人家若是吃东西,他们马上就知道了,他们自己挨饿而看着你吃东西有多难受啊!所以我们要有慈悲之心,下午就不吃东西。如果你们持午,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就喝一点水果汁之类的流质,把它一下子吞进肚里,不要有声音。那些要用牙齿咬的东西啊,是绝对不能吃的。”师父还说:“过午不食也可以防止我们贪吃,这样心才会得到清净,”原来,恩师的过午不食完全是发自他的慈悲心和清静心啊!所以我总觉得,恩师的一言一行,都是从他本来具足的慈悲的法性中自自然然流露出来的。

恩师特别悲悯幽冥众生,经常给他们皈依,经常举行放蒙山等佛事。师父晚上拜佛三小时是回向给幽冥众生成佛道的。在二○○七年四月五日清明节那天的清明水陆法会上,师父亲自主法。老人家的岁数比任何人都大,但他做得比任何人都辛苦。洒大悲水,拜忏,唱诵,还带领大家走了足足两里路送牌位。八十九岁高龄的恩师累得脸通红通红的,他老人家是在竭尽全力超度幽冥众生啊!

 

 

   八十九岁高龄的师父在2007年4月5日清明水陆法会上超度幽冥众生

 

平日里,师父一直是克勤克俭的模范。他常对弟子和信众说:“惜食有食,惜衣有衣,住不求好,用不求全,只要能过,一切从简。”我们看到师父穿的衣服,从里到外总是缝了又缝,补了又补,而且还都是他自己动手缝补的。衣服虽旧虽破,但一针针缝补得平平整整、服服帖帖,又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的,所以穿在他身上十分简朴,倒也不显邋遢。

恩师的一条洗脸毛巾,早已破旧不堪,可他仍然在用。有位弟子见了说:“师父,你这条毛巾比擦桌子的抹布还破多了,可以扔掉了。”但师父不允,说:“不要扔,不要扔,还能用呢。”

师父平时用水极其节约,晨起洗脸,搪瓷碗那么大的小脸盘里只放一点点水,把毛巾沾沾湿就行了。盛夏季节,洗澡擦身只用一瓶开水兑些凉水。有一次,白天走路走得多了点,弟子怕他太劳累,晚上用热水给他泡了脚。第二天早起,他脸也不洗,只是用干毛巾擦了擦脸。弟子问他为什么不洗脸,他说:“一个人每天只能用四斤水,昨晚用水过量了,今天要扣回来!”他还对其他弟子说:“如果你今生用水过了量,要背水债的。”

在修建东天目寺院时,因为师父的房间太破了,有弟子想拆了给师父重新盖一间带卫生设施的方丈室。师父说:“不要拆,这房子我还住。”居士说:“这房子太烂了,修都修不好。”恩师却说:“没关系。你们要知道,历史上的‘方丈’室,就是一丈见方的芦席棚、茅草棚或烂泥房间,十分简单,也不是很大,我也只要住住小的烂泥房子就行。”

恩师从来不睡高广大床,在师父的房间里,床是给侍者们睡的,沙发才是师父的卧具,如果外出的话,他就只睡小床。

恩师还经常教导我们要学会忍耐。师父说:“忍耐是个宝,能够忍耐就是菩萨,不能忍耐就有烦恼。”师父还跟我们说:“若要好,老做小。”记得一次有人恶作剧,硬要师父脖子上挂个牌子扫地,(这种做法是文化大革命中惩罚阶级敌人用的)师父二话没说就将硬纸板牌子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拿了把扫帚就去场地上扫地了。一位居士见了气愤地说:“‘文革’结束这么多年了,还这样搞法,真是欺人太甚了。”她恳请师父将硬纸板取下来,没有必要遭人如此侮辱。达缘师却心平气和地说:“没关系的,如果我不挂这个牌子,那个人会不高兴的。要我挂我就挂吧,反正我又不是反革命,人家老百姓也知道我是不是反革命,挂个三天不就过去了,只要他高兴……”

在恩师的房间里,大家都看到有一个“死”字高高地挂在门框上。师父对我说:“要多看看这个‘死’字!做人量大福大,遇事要忍吃亏。想想看,自己如果死了,还有什么呢?什么都带不走的啊!要万愿放下,只要别人喜欢的都给别人。我什么也不要,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假的啊!夫妻也许前世是冤家,子女也许前世是债主。没有缘分不碰头。一切随缘,缘分了了,我们就解脱了。”师父印了许多印光大师的法语,如“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等等发给大家,师父说:“要多念佛,少说话,念佛就是给阿弥陀佛打电话,发电报。你敬佛,佛也敬你。这样就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不会再六道轮回了。你们想想,做人多苦啊!六道轮回就更加苦了,所以一定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在给众弟子的皈依仪式上,他总是苦口婆心地对大家说:“你们今天皈依了三宝,就是把户口从阎罗王那里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老人家还经常教导我们说:“极乐世界是我们的老家,九品莲花是我们的父母,阿弥佗佛是我们的师父。”平时师父还经常冷不丁地考我们:“你的老家在哪里啊?你们的师父是谁啊?父母是谁啊?……”当我们回答出来后,师父立刻会称赞我们为五好弟子,所以我们都牢牢记住师父的教导,再也忘不掉了。恩师平时总是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修行的人要发大愿,愿发得越大越好,你们最大愿望就是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去。”恩师又斩钉截铁的说:“还要发愿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一定还要回来度人噢!没有这个境界西方是去不了的!”恩师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用最普通的语言,苦口婆心地度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众生。恩师上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我们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啊!我每次带着自己碰到的问题去请教师父,但是好几次正碰上师父在给弟子们皈依,我在一旁聆听了恩师给大家皈依的开示后,心中的问题便迎刃而解,见了师父也就没什么问题要问了。

恩师的弟子有千千万万,我只是沧海一粟。每个弟子都有许多关于师父的生动的故事,限于篇幅,末学能写上的也只能是沧海一粟,挂一漏万了,恩师的大恩大德将永远铭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陈晓东老师为了写《当代高僧达缘老和尚略传》这本书,花了两三年的时间,采访了几百位有关人士,他说:“在采访达缘老和尚生平事迹的过程中,不管碰到谁,几乎无人不赞叹他是真正的行菩萨道,慈悲济世,广度众生,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心中想着的总是别人,唯独不为自己着想,是一个真正的人间菩萨。”

以下节录书中两位被访者的讲述:

普陀山佛学院老讲师云空法师如此评价达缘师:

“我认识达缘的时候,他在梵音洞作当家。他这个人非常的谦虚、和气,从不自高自大,做事认真,又很谨慎负责。每次他来佛教协会领工资也好,联系工作也好,那时普陀山还没有环山车,不管刮风下雨、天热天冷,他很远的路走过来,办完事又马上走回去。听说有个徒弟见他这么辛苦,买了辆车子送给他,他说自己用不着,转送给了金山的佛教协会。他见了我们,非常恭敬,总是磕头顶礼。后来到了养老堂去养老,他只报了个到就走了,后来发扬光大,做了很多的实事,作出了很多成绩。如果留在养老堂,那不就等于在等死么!呵呵呵呵。他后来回来过几次,我见了他也说:你没有留在养老堂好啊!你干了多少工作啊!呵呵呵呵。”

江西景德镇市观音寺是在达缘老和尚支持下建造起来的。该寺当家无生法师十分崇敬地赞叹达缘老和尚:

“多年来,老和尚使人感悟最深的是:潜心修行,跏趺学佛,以法自身,以法布施。慈悲广大的老和尚,一切行径都给弟子留下深刻的仰慕心,同时已烙印在大众的脑海之中。尊敬的恩师,是我学佛修行的‘慈父’,是我精进修行的向导,是广大弟子的‘祖师’,本为佛的后生。目前只说一句‘有志竟成’,秉承恩师的宏大志愿和光辉典范,誓愿回报佛陀、报答恩师。”

“达缘师父对弟子的慈悲,是真正的慈悲,在别处,是看不到有这样的方丈的。他真正的是男女老少不分、高低贵贱不问,统统平等对待。不论谁请他去开光,只要走得开,他都会去。信众送给他的水果、糕点、饮料等食品,他都分给大家吃;不管谁来看他,临走他都要送点纪念品。他的品行,凡是师父所到之处,都是有口皆碑的。”

他又说:“我皈依老和尚以后,也经常从上海带一些居士、朋友来金山拜见老和尚,不少人来了以后,就在老和尚跟前皈依了。最多的一次,我带来满满一车人,有五十三个。吃饭时开了六桌,老和尚舀了一钵饭,给每一桌的每一个人都拨上一小撮,嘴里还要说:‘增福增寿,添福添寿!’这么一个圈子兜下来,别人都快吃完了,老和尚才自己坐下吃饭。大家看到这种场面,都很感动,有的人眼泪也掉下来了。我那天正好和老和尚坐一桌,只见老和尚把桌子上别人吃剩下来的菜,包括吃剩的菜汤,不管酸的、甜的、辣的、咸的,全部倒进自己的碗里,一点不剩,全部吃光。我问老和尚:‘你这么吃,不咸吗?’他说:‘统统吃光到西方!’大家看到老和尚这样节约,不浪费一点点饭菜,都深受感动。就连饭后用餐巾纸擦擦嘴这么一件小事,老和尚的节俭,也是超乎常人的,他把别人递给他的一张餐巾纸撕成两半,一半放进口袋,一半用来擦嘴,擦过以后,也不扔掉,而是放进了他的袖笼,等下次再用。我对老和尚说:‘你用过的餐巾纸,就不要再用了,不卫生呀。’他说;‘没关系的,还好用一两次,节约一点,功德无量呀。’老和尚以他的言传身教,为大家树立了一个活生生的活菩萨的典范啊!”

无生法师所说的许许多多,也确实是我们弟子经常看到的,因为恩师他老人家天天都是在这么做的啊!

蓦回首,当年的笑弥陀,自十六岁起天天拜佛,日日诵咒,直至圆寂前八十九岁高龄时依然每天拜佛不止,依然每天凌晨两、三点钟就起身叩拜,早、晚各三个小时的一次次起立、拜倒、起立、拜倒,用他的手脚,用他的头颅,更用他的心灵,一次又一次咚咚叩击大地,表达着对佛的无限敬意。佛者,觉者;觉者,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也。恩师上人以他最朴实、看似最平常的方式,上求佛道,下化众生。

慈悲为怀,过午不餐,弊衣疏食,筚门圭窦,安步当车,其生活上的克勤克俭,其作风上的平等待人,示现出一个人间真活菩萨的形象,恩师就是这样一位在七十岁的高龄时离开了能够使自己享受优厚待遇的普陀山,继而历尽艰辛,修复了华东地区十几所寺院、大慈大悲普度众生,为当代佛教事业立了大功的老方丈。

恩师上人 “本来不是凡胎骨,降落人间一百年。”

在恩师百日祭奠会上,恩师的徒孙,时任安吉灵峰寺的当家,去年又新任灵峰寺方丈的慈满法师动情地说:“恩师原本能活一百岁,一百二十岁,但万万没有想到恩师他老人家八十九岁就圆寂了。尊敬的恩师象佛祖一样把几十年的寿命布施给了我们众生,并让千千万万的人品味到正信正法的雨露甘霖。这样一位长者我们不能亲近了,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把他老人家的教导作为自己终身奋斗的目标”

《华严经》中“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正是我们恩师的座右铭,也是恩师一生行为的真实写照。恩师一生慈悲广大,三德俱圆,我们恩师具足的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正是源于恩师上人原本具足的圆满慈悲法性。我们的恩师上人无愧是当代高僧!是一位乘愿前来度我们众生的大菩萨!我们的恩师上人一定会再度乘愿来娑婆,普度有缘众生……

我们的恩师上人当代高僧缘老和尚功德盖世,名载千秋!

一心顶礼最最尊敬的恩师上人缘老和尚!

愿以此文,恭敬回向给我们尊敬的恩师缘老和尚,感谢恩师的大恩大德!

          恭敬回向给法界众生皆共成佛道!

 

                                            惭愧弟子善玲 挥泪写于二零一零年深秋

 

注:本文多处摘录了陈晓东老师所著的《当代高僧达缘老和尚略传》一书的内容,

在此谨向尊敬的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文中的照片有的是礼印法师、冯正兴

居士和杨彩云居士提供的,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民间工艺品 徐心好作品 徐正言作品 小说 收藏
旷远文化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47154号 上海网络营销上频